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iquelin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983年,那些清理精神污染的日子里  

2009-03-23 22:47:13|  分类: 往事并不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我在想,我们的青春是怎么流失的?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,回过头来,才知道社会真是进步了,那天突然得到李德镁去世的噩耗,消息真是太突然了,朋友的永远离去,我们才感到失去的永远失去了。

   我想起在1983年那个严寒的冬天,清理精神污染的日子里,那天清晨,,天还没有亮,那天是格外的冷,在派出所关了一夜的李德镁,一出来,就跟过去的地下党交通员一样,饶了好几个圈,确认没有人跟踪,跑到我家来,轻轻敲我家房门,我们十分诧异,这么早,有谁会来呢?开开门,看见冻得瑟瑟发抖的他,他告诉我们可能再过几个小时,派出所就会来抓我先生,说完,他说“趁着天还没有亮,我赶紧走了,要是知道我通风报信,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  我先生曾经在省轻工设计院借了一本国外的摄影杂志,翻拍了一张国际摄影展获金奖的人体摄影作品,那张照片照得太美了,当时他在杂志社当美术编辑,在那个文学青年疯狂的年代,当时成都只有几家刊物和一个出版社,要想作品变成铅字只有有限的途径,作品能够发表,既有名又有利,所以身边围绕了不少业余作者,这张照片不知怎么就流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 刚好派出所抓了一个地下贴面舞会,从他们那里搜到这张照片,追根溯源查找照片来源,查到李德镁那里,他被派出所抓去审查时,听见一个业余作者说:

照片是从我先生那里拿来的,李德镁知道最后一定会找我先生的,审查快到24小时了,他们问不出什么名堂,只好把他放了,听到这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,大祸临头,只有想办法应付了。

    先生是美术学院毕业的,在学生时代画过不少人体模特,文化大革命画册少,也翻拍了不少人体素描,这在当时,都是十恶不赦的罪名,要是被查出来,绝对被收监审查。我们赶紧翻箱倒柜,清理人体照片,偷偷放在瓷盆里烧毁,又怕被人发现烟雾,开着风扇吹烟雾,烧完的灰烬赶紧倒进厕所,用水冲走,我听见我们楼下对面小巷的居民大妈又在叫喊了:“各家各户,把邓丽君的黄色磁带马上交出来,不准私自藏起来啊!” 声音越发的凄厉,我是又急又怕,在1983年,当“清除精神污染”的政治口号出现时,人们的思想步伐暂时停了下来,因为历史的经验是,继续实施“污染”将会招致杀身之祸,连女孩穿高跟鞋都在被禁之列,满大街剪喇叭裤,如果发现人体照片,后果不堪设想,当时的宗旨就是应该把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当做敌我矛盾来处理:“我们保证最多数人的安全,这就是人道主义。”我们匆匆忙忙烧完照片,各自到单位上班。

      中午我回家煮好中饭,先生还没有回家,这时他们单位的领导来了,吞吞吐吐的告诉我,派出所上午把他叫去了,协助调查一些事情。我知道该来的事情终于来了,幸好李德镁提前通风报信,我们有了准备,我装着非常坦然的问领导:“什么事嘛?连饭也不回来吃。”那天中午我让孩子赶紧吃了饭到学校去,我又一次检查书柜,发现还有一摞人体素描照片没有收拾,再烧肯定来不及了,我慌慌张张的把它们收拾在书包里,关上门,提起书包,准备拿到我公婆家藏起来。刚走到三楼,我突然看见先生与一些人还有单位领导上楼来了,我知道情况不妙,扭过脸去,装着不认识,没有打招呼,匆匆下楼,那些人看了我几眼,又继续往四楼走,好险,我只要晚下来2分钟,就被他们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  把东西藏好,我回学校还上了两节课,心里忐忑不安,就又回家了,一踏进家门,看见满屋子的便衣,正在抄家,家里到处乱翻翻的,每一本书都扔在地上,先生一脸恼怒坐在那里,我还和颜悦色的给他们倒水,他们搜的十分仔细,连存单都翻出来看半天,甚至把镜框都拆开了,恨不得挖地三尺,把罪证找出来,结果他们一无所获,还要我们签字画押:“家里东西完好。”最后只好悻悻然又带着先生走了。

     那天晚上,他的学生王漠和孙萱一直陪在我的身边,当时团省委副书记黄瑛夫妻俩正好是我们邻居,他们不断安慰我:“我们了解老谢,他没有问题的,你放心……”他们也为先生担心,说:“这么冷的夜,老谢在那里怎么过啊!”快12点了,先生突然回来了,因为羁押时间不能超过24小时,他们在我家炒家没有搜到“罪证”,只好释放了。

      先生回来说,因为他在公安局态度强硬,弄得主审官非常恼火,所以才决定抄家,打他的嚣张气焰,而且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,如果那天下午只要在我家搜出一点所谓的“淫秽图片”,马上就可以收审,结果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,只好放人。

       当年的“严打”,有着它特有的“艺术表现”:公判大会,挂牌游街、群众检举、群众扭送、几十辆警车一起出动,警笛长鸣,一夜之间,“罪犯”纷纷落网,确实如同一场战役。

    如果不是李德镁不顾自身安危,跑来通风报信,我们一定在劫难逃,不知被拘留到什么时候。所以我们经常说:他是我们的患难朋友,现在他离我们而去了,我们十分难过,愿他在天堂安息。当年何多苓与艾轩就因为画人体模特,被追查跑到阿坝躲了大半年,还有些因为跳贴面舞被关押的,迟志强在看守所遇见两个“难友”,一个偷看女厕所,判了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;另一个,强行搂抱了一个女青年,猥亵罪,判了4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,1983年的“清除精神污染”运动持续了27天,发生的让人哭笑不得的事———当然,哭在当时,笑在以后,那该是一种苦笑。后来我们的事在四川大学引起震动,惊动了省委宣传部,不久公安局退还我们全部材料,宣布我们无罪,但并没有道歉,我们也没有要求道歉。

    后来,那个告密的业余作者来给我们道歉:“我想:说出是从团省委拿到的照片,公安局就会放过我”。后来1984年,先生单位组织东方歌舞团在成都城北体育场演出(这应该是中国最早的走穴了吧)还碰见那个搜查我们家的李运宪,他在那里执勤,先生是后台总指挥,他还主动过来握手,递烟。

     在那个时代一次又一次的文化事件被铭记成历史地标,伴随着整个中国社会成长,然而,走向“以法治国”的法治,中国仍然任重道远。

    凡立誓忘却的事,一般来说总是忘而不却。 后来   就如马克思所说过的:思想永远走在行动的前面,

就如闪电走在打雷前面。

   

   
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